自初三毕业后的暑假开始接触网络这块,折腾了好些年,也浑浑噩噩这么过着。

在这些年里,折腾了些关于硬件,系统和网络等等,但也仅限于折腾,从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白,竟也能自学成长到被别人喊成大佬,我内心想法却并不一样,从未认同过自己是一名大佬,深知自己技术能力不到位,依旧是处于菜鸟阶段。

在折腾的最多的也就是网络WEB,但令我没想到是的,接触并不多的硬件和系统维护给了我第一份用能力获取报酬的工作。来华师之前,我本以为我会在毕业后,靠着web取得一份不错的工作,但学校却先给了我一份工作。

起因是学校发布了一篇关于校园机房的招聘:

本在开学后仅拿着家里给的三千元来到了学校,不出意外我需要熬到六月份七月份,在此之前我需要一份兼职,所以在前段时间一度出去做日结兼职,以致晚归后在校外待了一晚上。看到这篇招聘起初我并没有应聘的想法,对自己的能力保留着怀疑的态度,一度认为不能胜任此份工作,接触的系统运维工作少之又少。

但在前几天课堂上,老大向辅导员提出应聘,但辅导员只要一个人,于是老大便把机会推给我,让我去应聘,在脑海中纠结了半响以后,我决定按着他的意思去应聘了。

向辅导员报名的有三个人,都是同专业的同学,在一轮面试后我被留了下来,其中一位同学退出了。剩下两名,在二轮上机面试的时候和我一起的同学没有了信心,并不参加二轮面试,于是我一人参加了二轮面试,在两位老师的监督下,完成了二轮面试的内容。结束后,我看到了两位老师认同的目光,并且还得到了一份夸奖,我从未想过我自认为极不成熟的技术能力能获取到老师的赞赏。

涉及如何防止有能力的学生绕过保护破坏系统,真是用上的毕生所学,bios加密,禁用USB,制作封包镜像等等知识,实际上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。

在2019/3/28当天,我收到了被录取的信息:

我有些讶异也有些庆幸,但内心更多的是多了一份可以被认可的信心,但依旧不觉得自己出色,还是觉得我能胜任的工作其他同学也能胜任。但也多了一份信心。

至于为什么我要拼命的去找工作?我拿着三千多的生活费,来到这所大城市,不是不想和家里要生活费。自我出生的前一年,我父亲就在我现在的大学不远处的厂里工作,我小学一年级也是在南海读书,我今年多少岁他在那个厂干了多少年,直至一八年十二月份,厂子老板跑路了,我父亲也由此失业了,二十年的工作,本来再有个几年就可以领养老金的,如今什么都没了,直至今年快四月份了也没找到工作。母亲的收入也仅仅够家里的开销,作为长子,也不小了,又到了最渴望独立的年纪,从各方面思考我都不能和家里人再要生活费了。

这一个月以来的想法,自前段时间兼职晚归思考一夜后,我觉得没什么不公平的,太弱小总是迫于生活无奈的。

他人羡我多风光,我却对夜话凄凉。
来日走马南山下,可有白衣伴身旁。

余生希望能够对自己说,你已经很强大了,不用被迫生活成为生存了。


无缘咫尺若天涯,彼岸云乡彼岸花。